媒体视点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 媒体视点

今年台湾电影票房之王,被称为台湾最男人味的男演员,他叫郑人硕

今年8月,我们策划了“新台湾电影四子”专访系列,意在向更多人介绍在华语电影新的大环境下,台湾电影人的存在、努力与思考。这个策划包括吴慷仁、郑人硕、庄凯勋和黄尚禾。黄尚禾的专访出来后,反响很好,而他的新作更是让人非常好奇与期待,因为他将与两位华语演技女神郝蕾、金燕玲合作新片。

这几个月来,很多朋友翘盼其他三位的专访,甚至还推荐其他优质的台湾演员,在此一并感谢。11月金马影展期间,黄豆豆老师密集看片,还采访到了都有新作品问世的郑人硕和吴慷仁。

今天我们先推出的专访主人公,是

郑人硕

11月23日,“红衣小女孩”系列电影第三部——《人面鱼:红衣小女孩外传》上映,取得周末新片票房冠军,并刷新了今年台片新开画的票房成绩。《红衣小女孩》是台湾现在最成功的IP电影,男主角从第一部的黄河、第二部的吴念轩,换成了“黑虎将军”郑人硕。

这也是郑人硕参与演出的第二部商业大制作。上一部《角头2:王者再起》是今年上半年台湾电影市场的票房冠军,郑人硕凭借片中勇猛又讲义气的阿庆一角摘得今年台北电影节最佳男配角,并入围了金马55的最佳男配角。

在金马奖上,尽管最后败给了《翠丝》中的香港演员袁富华,但郑人硕的演技早已得到业内认可:

以《川流之岛》拿到2017年FIRST影展最佳演员奖

凭《醉.生梦死》获得第17届台北电影节最佳男配角奖

2018年是郑人硕的爆发年,除了两部商业大制作外,他主演的大爱台电视电影《憨嘉》也在11月的院线上映;夏天拍完黄朝亮导演的《寒单》,计划于2019年1月23日上映,他主演了台东民俗活动中的“寒单爷”;《角头外传》也即将在台北杀青,这次他和他的“五虎将”兄弟成为了片中的主角。

19岁意外踏进演艺圈,又因为家庭原因迅速离开。在家照顾中风开脑的父亲的7年中,他为了维持家庭、帮父亲还债,连垃圾都捡过。2009年,因为认识虞勘平导演得以重返台湾电影圈,之后凭借张作骥导演的《醉.生梦死》的牛郎仁硕一角,在台湾影坛声名鹊起,然后一步一步,以拼命三郎之姿熬成了当前台湾最重要的电影演员之一,像他近些年饰演过的那些角色一样,来自底层、善良又讲义气,每部戏几乎都有肉身相搏,因为只有尝过生活的艰辛,才更加珍惜得之不易的今日。

金马55颁奖前一天,我在台湾威秀公司的办公室专访了郑人硕。采访之前,他刚刚出席了威秀影城与台湾世界展望会联合主办的“圣诞节关爱贫寒儿童”公益记者会,身体力行地为社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我们漫聊了关于表演、张作骥导演、艺术片与商业电影、未来发展等一些话题,现整理出来,以期呈现出一个真实的郑人硕。

采访时间:2018年11月

采访地点:威秀电影公司

采访者:黄豆豆

采访对象:郑人硕

黄豆豆:你是19岁出道的是吧?是一个什么样的机缘?

郑人硕:我高中的时候,表哥在电视台工作,我无聊的时候就去摄影棚找他。有一天,有一个制作人跟我表哥讲,唉,那是谁啊,你怎么跟他那么熟?我表哥说,那是我表弟。制作人说,要不找他来演戏?我说好啊好啊。表哥却说,唉,他不会演戏,他就过来玩玩的。我心里想说:奇怪嘞,我爸妈都还没帮我决定呢,你干嘛要替我拒绝。那个时候比较叛逆,我就塞了一张纸条,写了家里面的电话,给那个制作人。隔一个多礼拜,他就给我打电话说,有个戏要不要来客串一下,玩玩啊, 演个跑腿的啊什么的。我说好啊好啊,就傻傻去了。演了一两天跑腿的和司机。

后来运气也蛮好,刚好那个制作公司要做一部新剧,就是《红色女人花》,跟陈乔恩搭档,因缘际会就这样子搭上。我在这个剧的戏份很重,是男主角,我天不怕地不怕就接了,乱演,被导演臭骂一通,觉得我怎么不会走位,演的什么东西啊!被骂了整部戏,但还是拍完了。拍完之后原本要继续再拍一个八点档电视剧,都已经定好妆了,结果爸爸生病了,我就毅然决然地把所有的合约全部解掉了,回去照顾我父亲。

黄豆豆:你家在台北?就在台北照顾?

郑人硕:对,在台北。这一照顾就是8、9年,跟演艺圈断了联系。我妈妈走得早,我爸留了大概2000万(新台币)的负债给我,他又没有工作能力了,所以我要维持家里生计,还要照顾爸爸。我家没有自己的房子,是租的,我要请一个看护来照顾爸爸,还要付房租水电、生活费、医药费。所以我什么工作都做,捡垃圾什么的,这样周而复始地过了7、8年,偶然一个机会回乡下老家,爸爸叫我带他去找他的老朋友,刚好遇见虞勘平导演也在那边。

因为我爸爸的老兵朋友是从小看我长大的,就给虞勘平导演介绍说,这是我好兄弟的小孩,之前有演过电视剧,很想演戏。他很孝顺啊,我没看过一个人年纪这么轻,可以把家照顾成这样子,自己没有朋友,也不跟外界联系,就是拼命地什么事情都做,就为了生活。

黄豆豆:后来虞勘平导演怎么帮到你的?

郑人硕:虞勘平导演和我互相留了电话,说过完年之后会上台北,有空可以找他吃饭聊天。回去之后每天为生计奔波,我就忘了这件事了。过了一两个月,我在整理自己房间的时候,发现了一张导演联络方式的纸条。我就打电话给他,跟舅舅去他家聊天,再跟他讲更细节的东西,让他更了解我。

虞勘平导演的《搭错车》是华语经典影片,他也是其中经典的歌曲《请跟我来》的男声,2018金马奇幻影展还为《搭错车》做了K歌场,虞勘平亲自到场高歌

跟他相处了大概一年多,只要工作之余、爸爸都好好的,我就去他那边,后来才慢慢知道,他原来真是一个大导演!李安、蔡明亮都做过他的场记。我之前没有接触过电影,就拍过电视而已,一直觉得电影是一个很遥远的东西。后来他问我,你吃得了苦吗?如果我让你去做电影相关的事情,你可以吗?我说可以啊,我这段期间经历过的东西,绝对比同年纪的人多太多了。我当然不怕苦。他说好,隔几天你再来我家,我介绍我徒弟给你认识,就是张作骥导演。

后来遇见张作骥导演,虞勘平导演就开门见山地跟张导说,这个人是要做演员的。张导也是蛮直接的,说我不了解他啊,他做什么演员。虞勘平导演就说,那你就让他在你身边工作吧!于是张导让我去他公司,第一天就是打扫公司、收垃圾,然后陪他去买菜,隔天还叫我去抓老鼠、帮他装潢家里,带小孩、开车、修东西。还好照顾爸爸那段时间,我学会了很强的谋生能力,一点就通。就像管家一样,做了一、两年。

我很感谢我的奶奶、姑姑、叔叔还有阿姨,他们在那段期间骂我很凶,说你又不高、不帅,不会演戏,有什么资格去做演员?我心想,这可是我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啊,我不想放弃。我看到了很多跟我同期的演员们,经过7、8年时间,各自都有发展,像陈乔恩就发展得越来越好,后来演了很多偶像剧,到大陆又发展得这么好。我觉得他们可以,我也可以啊!于是就拜托奶奶稍微变卖土地什么的来协助我一下子。就这样,在张导身边做了六年,从场务开始做起,美术、道具、灯光、录音、摄影,一路做到导演组和制片组,做完这一轮花了六年时间。

黄豆豆:所以等于是在他这里上了一个导演系的大学?

郑人硕:还不仅仅是导演系,应该是学习到了剧组的运作。你要做镜头前面那一个人,你不懂得镜头后面那一群人在做什么,有什么资格站在前面?即便梁朝伟、刘德华一样,我相信他们更能体会这个东西,因为他们也是从最基层、跑龙套开始做,我是回来后从剧组开始做,后来才走到摄影机前面的。

黄豆豆:然后张导才让你有机会出演《暑期作业》?

郑人硕:对,《暑假作业》,一个配角,我还做了这个电影的执行制片。我觉得这些都是我的养分,可能是别的演员没有的。所以我很感谢我的师父们,虞导啊,张导们,他们给我这个期间磨练,虽然年纪也不是说多年轻,但至少我觉得学到的功夫是自己的,别人拿不走。我相信跟我合作过的,不管是幕前的演职人员,还是幕后的工作人员,应该不会太讨厌我,因为我一定是以剧组为主,我不会以个人为主。我觉得拍戏说穿了就是一个工作,一份谋生的专业工作。

张作骥导演(右二)带领《醉.生梦死》演员们在2015年柏林电影节

黄豆豆:你现在回过头看,你觉得想成为一个好演员,是天赋重要呢?还是表演科班训练重要,像黄尚禾这样的?还是说像你这样,不断从实践中磨练重要?

郑人硕:我说话比较直接哈。我不是科班,我高中毕业,也不是有经过舞台剧训练的人。当然我也很羡慕他们可以有条件去念表演专科,或是学术性上的高等教育。但是这几年的磨炼,加上作为工作人员,我相信其实生活就是在表演,表演更来自于生活。这几十年来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从业人员说过这样的话。作为一个演员,你有没有认真去感受过你的生活,有没有认真去检视自己的经历?这个可能比任何的书本、任何的学校来得更直接,而且是更明了、直接让你感受到。所以我觉得努力,还有热爱自己的工作,是比有没有天赋,有没有什么其它外在的东西来得重要。

黄豆豆:你这几年接的戏,包括像《川流之岛》,还有去年的《自画像》、《阿莉芙》、《上岸的鱼》以及今年的《憨嘉》、《角头2》、《人面鱼:红衣小女孩外传》等,类型和角色都差异很大,那平常剧本是你自己挑,还是说公司一起挑?

郑人硕:一般都是我和公司一起来挑。因为一方面我想测试我自己,有什么可能性,另一方面,我也想让看过我戏的观众朋友们,知道我有很多种可能性、不同面向,所以会去挑,每次都不一样的。

黄豆豆:对,我当时看《川流之岛》,就觉得那个货车司机挑战挺大的。因为这个角色,你也获得去年FIRST最佳演员的称号。

郑人硕:噢!我不得不说,这个真的是我完全没预料到的。因为之前在台北电影节的时候吴慷仁拿了最佳男主角,虽然女主角是尹馨(《川流之岛》)拿的。当时我因为经过《醉.生梦死》,入围了亚洲地区大大小小的男配角,我已经觉得很好了。前辈的师父们也说,这个并不是你要去在意的事情,别人要给再给。你热爱自己工作就好了,坚持把事情做好了。2015年那一年我承认还有得失心,因为觉得我自己苦那么久了,然后也磨练好几年了,应该被看到一下。但是去年(2017年)我就坦然了。所以到了FIRST颁奖典礼,他们颁给涂们老师(《老兽》)后说,等一下,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我说谁呀?结果就喊我,我整个是懵了、傻了,我就说,啊!好,好,好,我只能上去乱讲,因为不知道该怎么讲。

我之前有做过功课,想了解FIRST青年电影展到底是什么样的影展。后来我觉得这个影展整体的素质是非常好的,请的评审主席跟所有的工作人员,创办的人是多么用心,我觉得这个很难能可贵。因为在现在的商业市场跟弱肉强食的环境里面,你坚持做这种事情的人肯定很辛苦,而且坚持做11年,真的不容易。所以去年我拿到FIRST表演奖,我是真的非常兴奋、开心。我回家后还把这个奖杯放在我们家的最高处。

当然,奖项是加分的东西,变相来说也可能是个压力。我现在唯一的压力就是我怕大家不想再看我的作品,这是我最大的压力。

郑人硕获得FIRST最佳演员后,他主演的《阿莉芙》在终极预告片中,介绍郑人硕为“西宁影帝”(FIRST每年固定在西宁举行)

黄豆豆:你刚才提到《醉.生梦死》,这个片子前两天还在中国电影资料馆放映。这真的是你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式的作品,所以张作骥导演对你来讲算恩师了。

郑人硕:他肯定是我在电影圈里面非常重要的一个“父亲”。如果说虞勘平导演是我非常尊敬的,把我捡回来的长老级人物,那么张导是让我“再生”的人。我觉得没有他们不嫌弃地把我捡回来,帮我重新雕塑再生,我也没有今天这样的小小成绩,可以让大家一直使用我、找我演戏。

黄豆豆:对,我们也采访过李鸿其,还有黄尚禾,他们也都表达了对张作骥导演的感恩之情。

郑人硕:他们哪能跟我比?!(笑)我跟张导六年哎,他们跟他合作才半年,他们俩有今天这样的成绩,也是要归功于导演。我真的觉得除了演员本身的素质跟认真之外,导演是很重要,还有整个团队。对,我相信我讲这个他们两个不敢说什么(笑),因为他们看在眼里,当初我们是怎么样一起把《醉.生梦死》完成。

张导在片场也是一直在骂,当然我也习惯了。我也有问过张导是不是觉得我真的很不好。他说,你想太多了,爱之深,责之切,他永远都会骂自己的小孩,对吧?这个道理我就能理解了。而且他什么事情不管好的坏的,第一个都想到我,我就觉得就够了。他真的有把我放在心上。我非常感激。没有前人种树,后人怎么能够乘凉,没有他们灌溉我们,我们怎么能长大。

郑人硕凭借《醉.生梦死》入围2015年金马奖最佳男配角,遗憾未得。但他上台帮正在狱中的师父张作骥代领了最佳剪辑奖并致词

黄豆豆:你去年演得比较多的偏文艺向的电影,今年则是演了很多商业片。你未来的发展取向会偏哪块为主呢?

郑人硕:我没有特别的设定。商业片这边的话,我觉得《角头2》的老板跟导演,可能是我在这一个区块的伯乐。他们找我演这部戏,我真的要特别感谢他们。必须这么讲。文艺片的观众不是很多,商业片的群众会更广泛。我只能演文艺片吗?我也想要挑战演商业片到底是怎么样的,也想去闯闯看,他们很大胆的就用了我,拍出了今年目前最卖座的电影。所以我特别感谢《角头2》的老板,他们这样的重视我、敢用我。

校址:好莱坞 联系电话:950-4047-9880 邮箱:hollywoodvip@126.com

版权所有:美国好莱坞电影学院,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备09033879号-4]  Copyright © 2015好莱坞电影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